【苔】第七期 《悠悠小巷情》上篇
发布时间: 2017-10-24      访问次数: 13

【苔】第七期 《悠悠小巷情》上篇


 林素坊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本科2013级


 悠悠小巷,苍劲古树,隐幽老宅,被风吹开脑海中泛黄的书页,慢慢翻开第一章——


    “燕子筑巢唷——吉祥到”顺着蜿蜒的小巷,尽头,是一幢老宅,正门上方中央是古时木质牌匾,赫然行书“林府”。林府是一幢大大的四合院,里面的人身体里都流着同源的血液,虽然后代渐渐有了旁支。


    在老宅里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喜欢有事没事搬一张矮板凳,坐在自家门前,从口袋里慢慢摸出折的方方正正的纸巾包,极小心极细致一面一面打开,颤颤巍巍捏着一瓣黑黑的瓜子直接送入口中,用舌头上的味蕾仔细地吮吸着咸咸的味道。老人们得暇就看着过路的人,时不时用浓浓的方言说着什么,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认真地交谈,大人们虽说仍礼貌地点头答应,可多是有口无心的。所以往往老人们最好的“聊友”就只能是我们这些小孩了,因为每每和老人们说上一会儿话,老人们都会作为奖赏奖励我们五角钱一包的“广澳梅”,因而即便老人们细细嗦嗦颠来倒去,我们总会强作精神耐着性子等到日落西山,这时候老人们的家里差不多该开饭了,而对我们来说,也到收“工钱”的时候了。


    这样一来二去,我渐渐发现老人们时常喜欢对着老宅大院嘀咕着谚语——“燕子筑巢唷——吉祥到!”虽然懵懂,可大约也听出来是好话,所以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树上有没有燕子的巢。可是几年下来老树都是空空落落,我的心也总空空落落,尤其是看到邻居家的屋檐上有燕子筑巢的时候,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不是滋味。老树越长越高,枝叶越来越繁茂,我疑心燕子其实已经筑好巢,只是怪我没有发觉。于是在一个昏昏沉沉的午后,撸着袖子四脚抱着树干,右手左脚——左手右脚一点一点挪上去,终于挪到树枝处手脚有了着力点,再一使力,整个身子稳住重心。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探了探,拉长脖子左看看右瞅瞅,这样保持了许久终于有些支持不住,可还是不甘心就这么下去,又停留许久,直到半蹲着的双脚有些酸麻了,蓦地余光瞥到前面似乎有个黑点,心里一喜正想探出身子瞧个究竟,不料酸麻的脚竟不听使唤地不偏不倚踩到老树上的青苔,眼瞅脚滑出一道墨绿色印记暗叫“不好”,只听得“咚——”一声,转眼就和地面零距离接触,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全无形象地一抹鼻涕大号起来。不一会儿周围就围满了人,有嘘长问短问哪里疼的,也有忍俊不禁在一旁乐呵呵的,也有幸灾乐祸直说“哎哟丫丫的鼻子歪咯”的——


    后来的事情记得不太清了,只依稀印象中从那时起我就不大爱出门了,就怕别人拿这件事取笑我,连带着对那棵老树也产生了恨意,仿佛它是因着我说了谎话或偷了嘴,然后大人们借机派来监视、惩罚我的。




版权所有©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 邮编:35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