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第七期 《悠悠小巷情》下篇
发布时间: 2017-10-24      访问次数: 13


【苔】第七期 《悠悠小巷情》下篇


    我在家的时候,常常是一个人,我已经不大出门了。虽然感到无聊,可是我发现每每到晚饭前总会伴着日落余霞,从小巷那头传来一阵唢呐声,声音尖利,说不上刺耳,但也绝非悦耳,但因着我实在百无聊赖,所以也常常就着这声音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爷爷,这是谁在吹啊?”

    “噢,这是前面老X家呗”


    后来我知道,这唢呐声是小巷那头的一个黑黑干瘦的老汉吹的,老汉家境不好,只能以吹唢呐营生,这一会儿是出工回来抓紧练练。后来几次在白事上见到老汉吹唢呐,运足气力,深吸一口,含在嘴里并不吐掉,鼓足腮帮,对准吹孔瞪大眼睛,手指轻轻点这什么,一首悲怆的曲调就这样流泻出来了。原来隔着一整条巷子,不比现在这样面对面的,尖利的声音直接刺破空气,撞向我的耳膜,虽是音调低沉,可我怎么听着就特别不舒服,慢慢的,老汉的唢呐声在我的心里仿佛成了白事的代表,就像极了电视剧里常有的“幽灵使者”。所以后来在家里听到小巷那头的唢呐声,也都索性裹在被子里,使劲用手捂住耳朵,不让一点点音律传进来,好像听了就会被夺了魄去似的。


    可是这个老汉待我又是极好,每次路过他们家门前,他总会抓一把花生米放到我的口袋里,干瘦的黑脸拉开一道道皱纹,绽开一朵朵花瓣儿似的,黄黄的牙齿一张一合,流利方言吐出来:“丫丫听话,给你东西吃。”我虽然极为恐惧他的夺魄唢呐,可是花生米的诱惑也是极大的,这时候我突然觉得他那黑黑的手也显得那么可爱,我想老汉对我这么好,一定不会拿唢呐也勾了我的魂去,这样一想我就放心多了。可是这样安心的日子没过多久,直到下次在白事上又遇到他,我突然想到“他一定也这样和别人套了近乎,所以别人才能乖乖让他勾了魂去”——这么一想,我又开始了一惊一惧的生活.....


    悠悠的小巷唷,现在只剩残垣断壁了。唯愿所有小巷的人都能一世安好吧!


版权所有©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 邮编:35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