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说|文学院2018年新生开学典礼教师代表讲话——余岱宗教授、陈颖教授
发布时间: 2018-10-10      访问次数: 13

  在2018年新生开学典礼上的发言——大学学习是理解世界的又一次开始
  余岱宗


老师们、同学们:
  晚上好。
  跟每一届新同学见面,我都感到幸福。
  这种幸福感,首先是来自于有人愿意听我讲课的幸福感。这几年,这种幸福感有了更慈祥的内容,那就是,有这么多年轻的朋友,这么多充满活力的生命,会与我关注共同兴趣的内容。这对于我来说是幸运的,是值得重视的大事情。你们想想,如果我在学生街找块空地,支起一块黑板,对着街道的行人侃侃而谈,希望他们驻足,听我说说对《战争与和平》的安德烈公爵以及娜塔莎的理解,围观者一定会对说话人充满同情。这意味,在如此明亮的大教室里,我们今晚相会,其背后是充满了各种条件。现代大学以及学科合法性的多重机制允许我们在此相聚并开启入学仪式。但又不仅仅于此,我相信,是我们对知识、方法、趣味以及未来的共同憧憬形成了我们这个大群体。某一段时间,我们的精神世界会一起朝向我们愿意去深刻领会的领域,并且逐渐发现这一领域的独特价值。这种幸福感来自于分享性,更来自于彼此的启迪性。

  这些话的潜台词,并不是说愿意学文学的大学生已经稀罕到如熊猫那般珍贵,文学也不会高深到只有熊猫级别的大学生才会理解得深刻,感悟得透彻。文学从未消亡,文学就在我们的身边,歌词,广告,电影,故事,博文,都带有文学的因素,只不过我们要学习的文学更强调经典性、系统性、复杂性,有时还包括稀缺性。如果说文学的确已经边缘化,这也不要紧,学考古学的人士占人口比例更少,但很少人否认考古学的学科价值。

  文学有时又确实要像考古学,我们要对不同地域和不同历史时空的文学作品进行历史背景和思想情感的考古,文学研究同样倚重证据、逻辑,甚至要反复推敲分析、研讨角度的知识背景与方法路径的合理性。这很像是在考古。然而,另一方面,文学又强调直觉和感受,文学似乎给人以天马行空的印象。这意味着我们学习文学,一方面要准备足够充沛的情感感受力和丰富发达的想象力,另一方面又要培养足够冷峻的解剖力和十分清晰的逻辑性。学习文学,研究文学,事实上就是在这种左右冲突之中又要化解这种冲突中行进。分裂,统一,再分裂,再统一,伴随着我们的学习和研究整个过程。这样说来,我们的专业学习又是需要两种能力,既要有对文学艺术作品的敏感力,又要有足够理性的专业化的分析能力。

  我不希望因为学科的专业性制造研习者的优越感,但同样不愿意放弃对其专业特殊性质的探索,因为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和基础。我需要找到与我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人,我需要找到面对同样一种细节和情境能形成审美共鸣的人,我需要找到对文本中的某一句对话能够一起发出笑声的人。这就是我们一起学习交流的意义。我在上课时候发现,甲班因为我的讲课而发出一连串的爆笑,或共同沉浸在意味深长的缄默中,我为此找到文学存在的根据。然而,第二天,乙班的同学对同样内容却反映平淡。于是,我反思,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导致这样不同的结果。我怪罪的原因太多了,比如不同时间的气压状态,温度原因。我穿的衬衫不对头,鞋子的颜色有问题,或麦克风的音效出了毛病。其实原因没有那么复杂,就是人群变了:甲班整体笑点低,感情用事。乙班装酷的是多数派,大部分认为是因为命运不济流落到我教的班级。我本来应该对他们采取完全不同的教学方法,却固执地认为同样的内容可以在另一个班级复制。结果,当然要以我的调整收场。这看似很平常的“教室里的故事”,其背后却隐藏着某种道理,那就是教师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个体,哪怕这个个体是以群体的面目出现,依然是几十个、上百个个体组织起一种气氛,一种集体的知觉,一种思想感知的合力。这表明,我们的任何交流,哪怕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是无法忽略掉任何一位在座者。我在说话,是携带着我感受到你们的诸多信息在说话,是不断地在探知你们对我话语的反应的同时在说话。至少,我这种类型的教师是如此的。把问题说的更明白了,我是感知到你不但能领会我的话和讲义的内容——领会深浅另论——并且预测你会对此做出某种反应的状态下讲课。这意味着,我们彼此在塑造着对方,彼此在多回合地创造相互领会或相互误解的机会。正是在无数个微小多变的来来回回的思想对撞过程中,我们一起走进文学的深刻处、幽微处、生动处或诙谐处。这样说来,我们是在不知不觉地相互商榷或冲突的过程完成某种思想感受的相互传递。梅洛·庞帝说:“我的整个身体如同彗星的尾巴拖在我的双手后面。”我们每一个人都带着一个彗星的尾巴来到这里,我们不是单靠抽象的思想在交流,而是让思想贯穿于肉身之中感受着这个世界。目前,就在这个空间,似乎只有一个人在说话,但事实上近三百多位的人他们的感知的漩涡都在碰撞、融合、交流着。是的,我们要创造一个更勇于探索善于交流的群体,在求知的过程中让每一个个体的都能变得更丰富,更充实,更有趣,更理性。

  如果通过我们文学院一百多位教职员工的帮助,我们的同学能够在四年的学习生活中对世界有了更全面而深入一些的理解,知识结构大大优化,审美观念和审美趣味发生根本性的蜕变,那么,我们作为年长者会觉得幸福,为什么呢?如果年轻的朋友将来无法超越我们,那么,年长的教育者某种意义上是失败的。只有未来的传承人越来越有出息了,越来越有创造力了,那么,我们当下的工作才能以更积极的方式联系着未来。从这个角度说,通过你们,才会看到我们共同的希望。这值得我们一同期待。好,课堂上见。


  在文学院2018级研究生迎新大会上的发言——陈颖教授致辞

  陈颖教授致辞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新同学:
      大家晚上好!很高兴很荣幸作为导师代表在这里发言。
      首先热烈祝贺同学们经过艰苦拼搏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群体的一员。
      其次,我想借此机会结合自己的学习和工作,谈两点感悟和同学们共勉。
      第一、问学必先修身。我们福建师范大学的校训是“知明行笃、立诚致广”。在我看来,这八个字的校训中,立诚是根本、是灵魂。所谓“立诚”就是树立诚实守信、言行一致的道德品格,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好人品。如果我们把人生的高度比喻为一只放飞的风筝,那么决定这只风筝飞行高度的就是那根牵引着它的细线,这根远看似无近看犹韧的细线就是我们的思想道德、品格修养。同学们考上研究生只是代表着你们的学业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并不等于大家的思想品格也上了一个台阶。人的道德品格修养是一个日积月累的长期过程,同学们在小学、中学阶段学业竞争比较激烈,老师家长们更多关注的可能是你们的学习成绩。如果说,大学本科是同学们思想品格的奠基阶段,那么,研究生阶段则是大家思想品格逐渐成熟并接受检验的阶段。当代社会是一个开放多元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各种社会思潮、各种价值观、各种名利金钱的诱惑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但无论社会多么复杂,作为维系人与人之间正常关系、作为维持社会良性运行的道德基础是不可动摇的,这就是诚实守信。这是对每个社会成员的基本道德要求,研究生作为社会的菁英、国家未来的中坚力量,在道德修养上更应高普通人一筹。我之所以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特别强调道德修养问题,是因为我在长期的学报编辑工作中,深感道德修养对青年学子学术上健康成长的重要性。对于博士生、硕士生来说,学术诚信是研究生学业生涯中最重要的道德修养。研究生不同于本科生就在于必须接受系统学术训练开展初步的学术研究。从我们学报编辑的角度看,一个青年作者,学术修炼的水平暂时可能不够高、论文也允许不够完善,但绝对不可以是抄袭剽窃或东拼西凑他人的已有成果。在我三十多年的编辑生涯中曾经多次遇到论文造假学术不诚信的事例,那些学术造假丑闻不仅严重损害我们学报的学术声誉,更给造假者本人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其中一些人从此背上沉重的道德污点,严重影响其学业和事业的发展。近几年,从党中央国务院、国家有关教育科技主管部门到各省市地方政府以及各高校都十分重视学术诚信建设,多次下发相关文件要求全社会尤其是高等学校要在广大师生中倡导学术诚信,采取切实措施防范学术不端,引领学术健康发展。前两天在微信上看到一则消息,中国科学院大学一位名字叫苏湛的老师,在他讲授的“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系列”讲座课期末作业中,给22名学生的作业判零分。这个作业是要求学生自己写篇科幻习作,结果经过上网查对,发现有22名学生的作业是抄袭的。苏老师十分气愤就用文言写了一篇“成绩公告”,其中写到:“人各有能,不可强求,但诚实勤勉,皆我赤子。惟抄袭剽窃、沐猴而冠之丑行,诸恶之首,天下所共诛,必不容也”,并且明确告诉学生“今分数公布,尔曹各好为之,勿致歉、勿申诉、勿求情”,“此分不改,勿念”。苏老师对待学生抄袭剽窃的零容忍态度获得社会普遍赞誉。因此,作为博士生、硕士生,我们入学之初就要绷紧学术诚信这根弦,要通过自己的勤奋学习争取优良学业成绩,而不是投机取巧走歪门邪道。
       第二、为文须求门道。在研究生学业中论文是一道绕不过的坎,也是检验学业成绩的最重要指标。我和论文打了三十多年交道,自己写论文,也看了文史哲各个学科无数论文,深感要写一篇好的论文是需要付出艰苦努力的。论文好与不好虽然是相对的,但还是有基本的评价标准。首先,选题要好。一篇论文选题如果成功论文就成功了一半。对于中国文学语言这样的传统学科来说,找到一个理想的选题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因为这块土地已经被前人深耕过无数遍,但是前人耕种过的土地你同样可以继续耕种,只要你播下新的种子就会有成果有收获。好的论文选题大致表现为三个特点:一是理论创新。这是最高层次的,如我们的孙绍振老师在新时期初期发现了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二是方法创新。就是面对一个老问题,你用了新的研究方法,就会出新意,这是中间层次的,比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盛行一时的用自然科学的系统论方法研究文学,厦大中文系林兴宅教授的《论阿Q的性格系统》是其中的代表作;三是观点创新,别人研究过的问题,你换个角度研究就可能有新发现,犹如一座大山,远近高低景色各不相同。当然观点创新不能说是低层次的,如今学术期刊发表的大部分论文属于这个层次,不过也还有相当一部分期刊(主要是地方普通高校的学报)刊发的论文连这个层次也达不到,被学界诟病为“学术垃圾”。作为研究生,我认为你们的论文只要达到观点创新就是合格的。所谓好的论文选题还包含另一层含义,就是要选择适合你自己水平和能力的,论文题目太大太小都不行,太大了你的时间和能力无法满足,太小了没有学术含量或难度,无法体现博士或硕士水平。其次,一篇好的论文观点要鲜明、论证要严密(至少要自圆其说)、结论要清楚明白。再次,好的论文在语言表达上要做到精练准确(有文采就更好)、篇章结构要合理、格式要规范。这其中设计一个让人眼睛一亮的论文标题十分关键。
      以上所谈就是所谓为文之“门道”。是我的一己之见,供同学们参考。
      最后,衷心祝愿同学们在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这个名师荟萃、学术积淀深厚、社会声誉卓著的学术殿堂中能够学有所成,不辜负社会和家长对你们的殷切期待。
      谢谢!


      (陈颖,福建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主任、哲社版主编、编审,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排版|文学院新闻宣传中心微信部  高佳丽  陈馨


版权所有©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 邮编:35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