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大戏《日出》专题
发布时间: 2018-01-05      访问次数: 13

左岸大戏《日出》专题


    暴风雨前是宁静,日出之前是黑暗——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都市,就沉浸在这玄妙的氛围之中……12月23日晚,左岸戏剧坊十周年大戏《日出》在福建师范大学青春剧场顺利公演。这次演出既是左岸戏剧坊献给母校110周年校庆的礼物,也是文学院戏曲专业硕士首届毕业生彭宇欣的毕业作品。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台前幕后,看看这群年轻人的日出。



回顾当日:经典重释,共赴日出


    “一片,两片,三片......”一开场,彭宇欣饰演的陈白露依然凄美如画。表面上她游曳于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之中,留学生张乔治、金融大亨潘月亭、富太太顾八奶奶、第一美男子胡四无不是她的那精致的大厅里的座上宾。可很快,他们一幅幅丑恶的嘴脸如此清晰地显现在舞台上,把渺小的陈白露吞噬。

 


    陈白露的无奈、张乔治的伪善、潘月亭的贪婪、李石清的狡诈、方达生的坦诚、顾八奶奶的多情、胡四的浅薄......这一幅幅众生百态在演员的诠释下生动而传神地展现在舞台之上,牵动着每一个观众的心。

 


    结尾,“楼塌了”,每一位人物都被“埋在了里面”,再也没有了呼吸,全剧的悲剧气氛到了顶峰,而观众也在这强烈的氛围中得到了一次情感的升华。


    虽然故事的背景发生在旧中国那个黑暗的年代,但是其中所蕴含的“丛林法则”与对善良的呼唤在我们这个年代同样具有高度的价值。这次对于曹禺先生经典作品所做的当代诠释对在场的每一位观众来说也是一场灵魂的洗礼。


参演者说:两小时与一百天

采访人物

彭宇欣



《日出》中陈白露的扮演者彭宇欣即将毕业,因为攻读的专业是话剧方向,所以她萌生出将改编版《日出》作为毕业作品的想法。        


    生活中的宇欣热爱表演,活泼开朗。当我们联系到她时,她表示很乐意接受采访,思考片刻后便开始娓娓道来。她沉静的嗓音仿佛将我们带回那晚的话剧现场……


    她说《日出》实际上是一种对太阳的追求,也是人性的自我救赎。通过建立心灵的联结,解决困惑,消除迷茫,这不仅仅是八十年前的曹禺希望通过《日出》表达的思想,也是当今社会我们大家必经的一段生命历程。宇欣认为这部话剧真正做到了超越时间空间的局限,这也是她将这部话剧演绎给大家的原因。


    谈及难忘的经历,宇欣笑得释然而自豪。她说诸位演员的切磋和磨合是最让她感动和难忘的。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演员范围下至本科生上至博士生,表演技能的训练和排练时间的协调使人分身乏术,但没人想过放弃,大家的积极态度让宇欣的心里暖洋洋的,排练因此也更加投入。


田亚东等人


我们接着将目光聚焦到各位帅气的男性演员身上。他们是此次演出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



    田亚东扮演的是方达生。由于亚东的论文研究方向是民国时期的戏剧,所以对于方达生这类的知识分子有一定的了解。由于方达生有大段的抒情台词,所以亚东既要把控台词节奏,注意语速的转换,还得分神于情感的抒发,必要时候还需要通过颤音和哭腔表现人物感情。不得不说,话剧的确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啊。



    相比于为紧张急促的演出过程提心吊胆,叶志文选择享受其中。他说他永远忘不掉站在舞台上,被聚光灯照耀,被观众注视的那种感觉,他对于获得这次表演机会十分珍惜和感恩。



    赵乐认为表演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他特别感谢饶晓老师和尹超博士师哥的倾力支持。



    大二的杜浩饰演崇洋媚外,目空一切的假洋鬼子——张乔治。尽管他的表演已经获得喝彩无数,但他本人似乎对此不太满意。他表示自己对于油腔滑调的留学生缺乏相应的人生感悟。他希望经过几年沉淀后,再回头挑战这个角色。


    张旭杰饰演阅历丰富但狡黠贪婪的金融大亨潘月亭,和杜浩一样,他们都因个人阅历有限,在把握角色方面多处掣肘。但是旭杰表示在宇欣学姐和亚东学长等人的帮助下,他摈弃表面的模仿,而改为深入体味剧本内涵,把握人物情感变化。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进步呢?

林婷老师


    谈及对这次表演的感受,林婷老师有许多话想说。她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演出,从现场观演氛围,从专家们的评价,从许多观众的反馈中都可以证明。这次的《日出》演出对曹禺先生的剧本进行了一些改写,删除了某些与现代观众略有隔阂的场景和台词,增加了陈白露对自身处境与身边人事的反观,目的也是为了更能与当代观众相沟通。主演彭宇欣的舞台形象光彩照人,其它演员也很有表现力,但他们都相互配合,相互支撑,谁也没有为了突出自己而抢戏,因此这场演出是非常和谐完整的,反映出了演员们对舞台艺术精髓的深度理解,及良好的团队协作精神,这是这场演出成功的重要原因所在。


 


    当我们问到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各位参演者说,林婷老师是这样回答的:《日出》剧组的小伙伴们,记得吗,我在演出前两天晚上对你们说过:你们在台上表演时,要去掉表现自我的心,换成奉献自我的心。当时说这话是为了消除你们的紧张感。在现场演出中,我真的感受到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奉献自我,而不是表现自我。我看不出你们的紧张,谁也没有忘词,你们的表演很松弛,一切都表现得恰到好处,而且你们谁也没有为了突出自己而破坏整体的和谐,那些很有表现力的同学,为了整体的和谐在表演上也有意识地加以控制,这真的是很了不起。在演出前两天,我指出了一些演员的形体很业余,同时也为只剩两天就正式演出而感到隐隐的担心。但没想到,现场的演出让我刮目相看,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许并不夸张。据事后了解,剧组里受过专业表演训练的同学在短时间里强化训练了你们的形体,而真正的改善是因为你们的用心和决心。真的是太棒了,你们真的做到了奉献自我。相信这次演出不仅是一次演技的锻炼和提升,更有心灵的历练与成长。祝贺你们!


旁观者说

    这场精心排练的话剧意料之中获得了如潮好评。让我们来看看各位观众是怎么评价的吧。

16级汉本二班邱榆说:“饰演陈白露的彭宇欣学姐。出场真的是很惊艳,灯光“啪”地打下来,她整个人看起来是莹白色的,很是透明,当她痴痴地数着安眠药片的时候真的是连心都揪起来了。学姐的演绎实在是很符合白露之名,美丽又短暂。”

    16级汉本三班刘文均说她最大的感受是话剧不但不似想象中那般沉闷,反而给人以很强的感染力。这种感染力不仅来自与演员的表演,还来自于恰到好处的灯光、配乐和幕与幕之间的衔接。另外,她还认为饰演翠喜的演员演出了翠喜身上的矛盾,她说:“翠喜和剧中另一个角色“小东西”一样,都是在黑暗的命运中挣扎着的,只是翠喜已经习惯或是愿意屈从于现实。一方面,她看似堕落,劝小东西早点屈服,并且自如地周旋于逛窑子的“主顾”之间;另一方面,演员又表现出她对小东西的同命相怜,以及对自己人生的悲叹。这样的表演就刻画出了一个卑微女子悲剧的人生。”


    15级汉本三班杨钰雯说:优秀!浑身是戏特别棒!演员都特别走心,举手投足每一次都不能删,每个人都代入感特别强,每个人的语言表达都符合人物性格特点。学姐对剧本的改编也恰到好处,体现出陈白露灵魂深处的另一个自我。最后谢幕时候感触很深,看完时候心里空落落的,但是谢幕很温情,很暖!共同见证了大家长时间的努力。除此之外服装,道具,灯光效果也很好!整体舞台效果特别好!对潘月亭印象很深,可骚可萌!声音很入戏,声线一听就像是经常出入风雨场所的!形象特别符合原著形象,走路都在飘,很纨绔!最后破产时候也演的很好,生动的体现出资本家残忍、迷恋金钱,贪恋美色的想象,他沉迷权欲、钱欲、情欲的纠结之中,在欲望与人性的徘徊中迷失自我。让我这种没看过原著的人对这个人物形象有了深入的体会!


版权所有©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 邮编:350007